金投网

高原雪山画派的笔墨意境:传统和现代的双重关联

在即将迎来建党一百周年时,举办了《大国脊梁·圣境峰光——高原雪山画派作品展》2020年全国巡展。全国巡展的学术研讨会汇聚秦、鲁、川三地的理论名家与学者将雪山画派立足于中国山水画发展的历史进程中进行了探讨。

在即将迎来建党一百周年时,举办了《大国脊梁·圣境峰光——高原雪山画派作品展》2020年全国巡展。全国巡展的学术研讨会汇聚秦、鲁、川三地的理论名家与学者将雪山画派立足于中国山水画发展的历史进程中进行了探讨。

回顾中国山水画的发展历程,从魏晋南北朝风景画的兴起,到隋唐青绿山水与水墨山水的审美共存,从五代两宋风景画的哲学表现,到元朝的写意化倾向,以及对明清风景画的继承与延续,都是中国传统风景画美学的自觉发展。但是,由于高寒、缺氧、交通不便等因素,人们还没有看到关于西部高原雪山的创作。

时至近代,中国绘画艺术未能像欧洲绘画艺术那样,在类似启蒙运动中产生自发的文化革新,而是带着被迫性、抑制性和移植性开始现代转型之路。此时关于中国画如何取得进步的分歧是比较大的——西化派、融合派、传统派,各自有着艺术主张与实践。傅抱石的《雪山行旅途》,张大千的《瑞士雪山》等,都是山水画雪山创作在现代性转型中持续进步的表现。吴作人、吴冠中、常书鸿等创作的雪山雪景图也各具风格。巴蜀地区冯建吴、吴一峰、嘉州画派李琼久,都在传统雪景山水画上做出过新的探索与尝试。

欣赏今天的山水画,从历史中继承下来的绘画风格和技法,是我们认识当代中国山水的重要途径。会议上有学者认为,以李兵为代表的高原雪山画派,在创作中,尤其是在宋画的艺术境界中,融入了传统的山水精神。从艺术史上对山水画风格的承变,我们不难发现,李兵作品中的宋画艺术境界,正是五代两宋绘画“无我境”与“有我境”的高度融合。

同时意境的营造离不开笔墨的支持。为了寻找最能表现雪山意象与雪山神韵的笔法,李兵投身于中国美术史中,探索中国画技法,研究水墨山水的绘画语言。通过十多年的探索与实践,他发现自己眼中的雪山,心中的雪山神韵,并不存在一种传统的皴法。李兵正是在发现问题时开始创造解决问题。

李兵发现这种传统皴法还不能够最好地呈现雪山山体,他于是尝试把大小、长短不同的“皴”糅合,以“块”的方式来表现高山雪线和岩石裸露的关系,处理山势走向和积雪冰封的关系,这才基本把雪巅神彩展现在宣纸上,至此,创立了“块斧劈皴”的新皴法。

高原雪山画派的作品中,既能看到雪山的雄伟壮丽,又能看到云雾的层叠变化,还能看到雪山的光感灿烂。古往今来,中国画很重视画面中的空白,认为空白对意境的形成起着很大的作用,高原雪山画派的作品以“空白”为载体,将意境渲染为“画雪山,未画雪,雪已现”的意境。

温馨提示:收藏最新动态随时看,请关注金投网APP

相关推荐

高原雪山画派审美形态:崇高中的正大与无限
不少理论家提及高原雪山画派绘画风格时指出,画面具有“圣”“大”的观感,“作品的表现力强,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包含着对“壮美”“雄伟”和“高大”的表达。当站在现代美学体系的理论构架中,以上对雪山画派绘画风格所进行的诸多描述,都应属于对其审美形态的概括,具体来讲是对“崇高感”的描述。
高原雪山画派的地域观念:文化特征与民族气质的确立
在即将迎来建党一百周年之际,举办了《大国脊梁·圣境峰光——高原雪山画派作品展》2020年全国巡展,下面让我们从地域观念来解读高原雪山画派。
“丽日心语”何家英人物绘画展近日举办
近日,“丽日心语”何家英人物绘画展在琉璃厂西街57号中国书店画廊3层文同画馆举行。
屈原对艺术大师傅抱石的影响
无论是人生道路,还是艺术创作,傅抱石都深受屈原影响。
浙江工业大学“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研究院”于浙江杭州成立
5月23日,浙江工业大学“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研究院”在浙江杭州成立,由花鸟画名家何水法担任首任院长。何水法表示,在工科高校开展艺术教学,看似是跨界,实际上是相辅相成。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第三方投稿,投稿人在金投网发表的所有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版权归属于原作者,如无意侵犯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金投网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不存在盈利性目的,此文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不承担任何责任。未经证实的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任何投资和交易根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侵权及不实信息举报邮箱至:tousu@cngold.org。

收藏频道CANG.CNGOLD.ORG

下载金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