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投网

青花瓷之于欧洲 有何影响?

景德镇的青花瓷对欧洲国家的诸多影响,早在文艺复兴时期就有所体现。

景德镇的青花瓷对欧洲国家的诸多影响,早在文艺复兴时期就有所体现。

像是较为著名的贝里尼(Giovanni Bellini)作品—《众神的盛宴》(The Feast of Gods)。画面之中,萨提尔(Satyr,半人半兽的森林之神)和宁芙(Nymph,山林水泽仙女)各执一瓷盘,还有一瓷盘置于海王星神面前。对于这一画面,黄珍(Jane Hwang Degenhardt)博士并未将这些瓷器解释为画家想象东方的符号化表达,而是解释为诱使观者踏上寻找宝藏的远行之路。也就是说,青花瓷没有设置在基督教的语境中,而是嵌入了古典神话。

然而,景德镇青花瓷从“神话”之中走出来,还是依赖于17—18世纪。《明清时期中国对西方的瓷器外销》一文中,作者指出“到17世纪晚期,中国外销瓷的欧洲市场开始完全打开,18世纪欧洲国家甚至在广州设立贸易机构以方便陶瓷输往欧洲”。就这样,由于景德镇青花瓷的传入,瓷器开始成为欧洲人民常用的日用器具。

出于对青花瓷的喜爱,欧洲人开始从中国订购瓷器,并希望在瓷器上印出自己的族徽纹样以及代表欧洲色彩的花纹。明嘉靖年间,葡萄牙就向中国订纹章瓷。目前发现最早的纹章瓷标本是一件青花瓷壶,纹饰为葡萄牙国王马努埃尔一世的纹章。这种定制的纹章瓷受到欧洲很多王公贵族、富商巨贾、公司团体的青睐。

最值得一说的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四不但修建特里亚农瓷宫,还在普鲁士皇宫建筑了世界著名的“中国瓷器厅”,以上这些都可见当时欧洲人民对景德镇青花瓷的追捧。

如此一来,诗人写诗赞美青花瓷;集市上热销青花瓷;显贵者以拥有青花瓷为荣,不将瓷器收入橱柜中,而是作为墙面装饰置于接待室。欧洲人民对景德镇青花瓷的追捧,使得欧洲人民以景德镇青花瓷为载体,接触到遥远的东方文化并惊叹于东方文明的发达,他们通过瓷器上的纹样了解到中国的亭榭、楼台、服装、花鸟等。除此之外,乌里奇·皮奇在他的《瓷器—德国及欧洲接受中国文化的一面镜子》中提到,景德镇青花瓷对德国迈森窑的生产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不仅是学习景德镇青花瓷的构图、图案,更是结合本国特色,将某一纹样进行发挥,从而设计出新的迈森纹样。当然,欧洲国家也在学习景德镇青花瓷的基础上结合本民族的文化和审美,促进了世界陶瓷走向多元化。如此看来,景德镇青花瓷不仅作为一种陶瓷艺术对欧洲国家产生了影响,更是产生了广义文化上的吸引。

温馨提示:收藏最新动态随时看,请关注金投网APP

相关推荐

当景德镇青花瓷迈入亚洲其他国家之时 撞出了怎样的火花?
景德镇青花瓷对世界的影响,是从走出国门,迈向亚洲开始的。它不仅影响着亚洲人的生活习惯,更将一种文明的火种播撒。
北京保利:雍正青花淡描海浪九龙闹海纹大胆式瓶以8510万元高价成交
10月19日,一只清雍正青花淡描海浪九龙闹海纹大胆式瓶亮相北京保利十五周年拍卖会夜场拍卖。此花瓶是周恩来总理在20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访问斯里兰卡期间赠送给奥利弗爵士的礼物,见证了两人的深情厚谊。
明弘治黄地青花栀子花纹盘亮相华艺国际 以1552.5万元成交
10月16日,华艺国际北京首拍启动,在“华章——古代宫廷艺术品”专场中,一对明弘治黄地青花栀子花纹盘引起广泛关注。这对黄地青花盘经过激烈竞价,最终以1552.5万元成交。
青花天马纹卧足碗亮相北京宝瑞盈十周年拍卖 以3450万元成交
于10月16日晚举行的青花天马纹卧足碗亮相北京宝瑞盈十周年拍卖中,一件青花天马纹卧足碗经过激烈竞价,最终以3450万元成交。
“此情•瓷情”葡萄牙陶瓷展在广东省新石湾美术馆开幕
10月9日,由佛山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佛山市外事局指导,葡萄牙驻广州总领事馆、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广东省新石湾美术馆和穆皇天文化共同主办的“此情•瓷情”葡萄牙陶瓷展在广东省新石湾美术馆开幕。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第三方投稿,投稿人在金投网发表的所有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版权归属于原作者,如无意侵犯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金投网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不存在盈利性目的,此文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不承担任何责任。未经证实的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任何投资和交易根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侵权及不实信息举报邮箱至:tousu@cngold.org。

收藏频道CANG.CNGOLD.ORG

下载金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