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投网

良渚申遗成功一周年 他们都做了些什么?

2019年7月6日,在阿塞拜疆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良渚古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走过申遗成功一周年,距今已经有5300-4300年的良渚古城遗址,正在续写新的篇章。

2019年7月6日,在阿塞拜疆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良渚古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走过申遗成功一周年,距今已经有5300-4300年的良渚古城遗址,正在续写新的篇章。

这一年,他们深入探索良渚

“良渚是四代考古人一点点挖出来、研究出来的文明,目前我们对它还知之甚少,良渚考古仍需深入。”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说,申遗成功之后,良渚考古正在向更深更广的范围拓展。

在结束了良渚古城城址区的勘探后,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勘探工作重点转入了古城以东的郊区聚落,在之前被认为没有遗址或者遗址分布较稀疏的地方,他们发现了更多遗址,且密度成倍增加。目前,他们已经在古城东北面完成了360万平方米的勘探工作,共发现良渚时期的台地近百处,而原先调查仅发现约20处,预计总数将逾600处。

在浙江德清县雷甸镇,长江下游地区、良渚文化时期规模最大的制玉作坊遗址群中初鸣遗址群近年来现出真容。初夏一个闷热的上午,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良渚工作站站长陈明辉的“90后”同事朱叶菲正在遗址群中的王家里遗址工地工作,其发掘面积已经超过1000平方米。这里的遗址群位于良渚古城的东北方向,直线距离约18公里,被专家认为属于古城腹地的北端。

从良渚古城遗址公园一路向南不远,是这两年新发现的北村遗址。“80后”的陈明辉,正在组织人力开展配合基本建设发掘。

目前,良渚考古正承担着两项重大考古课题的重要任务,在持续开展田野考古工作的基础上,将向着科学化、国际化、理论化和公众化等4个方向开展。

这一年,他们精心保护良渚

良渚古城遗址已有五千多年的历史,申遗成功之后,让它“延年益寿”是各方面共同的责任。

“首要任务是保护,其次才是对保护成果的共享。”杭州良渚遗址管理所所长黄莉和她的同事负责联系保护区内的24处村落,这一年,为了处理好遗址保护和生活生产的关系,他们的脚步更勤了。

在杭州良渚遗址遗产监测管理中心的监测大厅,工作人员杨鑫轻点鼠标,就能实时监测良渚古城遗址不同点位上的即时图像。中心主任郭青岭说:“与去年相比,现在的监测指标实现了可视化显示,这里要成为遗址保护的‘数字驾驶舱’。”

显微镜下才能看到的真菌会对古城保护有何影响?南开大学、中科院沈阳应用生态研究所、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良渚遗址遗产监测管理中心今年4月在《微生物学前沿(Frontiers in Microbiology)》上联合发表了相关论文。郭青岭说,中心和国内多所高校院所合作开展了多项课题,通过持续研究和数据积累,运用大数据分析和算法,要建立一个遗产保护的“数字大脑”。

从去年到今年,在地方政府和电力部门的合作下,一条35千伏线路和一条220千伏线路完成“上改下”,极大改善了公园周边环境风貌。而在去年10月,良渚古城外围水利工程遗址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杭州市良管委规划建设局副局长于蕾介绍说,《良渚遗址保护总体规划》正在进行修编工作,将更为完善科学。

这一年,他们努力传播良渚

良渚实证中华五千多年文明史,让良渚讲好中华文明的故事,需要从旅游、文博、文创、出版等多个维度综合发力。

在良渚成功申遗次日,良渚古城遗址公园有限开放,外企高管应杭军加入了首批志愿者。“以前在英国,我经常在大英博物馆中国馆为游客作讲解。现在,站在五千多年前的古遗址上讲述良渚,我由衷感到自豪。”

与我国5G实现商用同日,这座公园实现了5G全覆盖。杭州市良管委旅游开发部副部长、杭州美丽洲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刚说:“游客一半以上是年轻人,知识面广、求知欲强,我们要通过‘智慧景区’建设,把良渚介绍好。”

今年5月,杭州良渚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成立。公司副总经理熊磊介绍说,它重点开发良渚的知识产权(IP),推出网络文学、影视动漫、游戏等文创产品。而她所在的另一家企业良渚玉文化创意产业有限公司则重点推出良渚主题文创衍生产品。

在良渚博物院,宽敞、明快、开放、现代的风格基调,传统和数字化并举的展示方式,为观众提供了沉浸式体验。在今年的“5·18国际博物馆日”,良博首次推出的云展览“在良渚看世界”,线上点击阅读量近90万人次。

参照我国的水墨动画,以及敦煌壁画、汉画像砖的艺术风格,浙江科技学院动画系主任曾奇琦为首部良渚主题童书《五千年良渚王国》绘图,而刘斌则在书中讲起了良渚故事。浙江少儿出版社社长邵若愚说,它的英文版计划今年年底或明年初出版,日文版也在翻译中。

在去年8月底举行的北京图博会上,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浙江多位考古专家执笔的“良渚文明丛书”对外输出了英语和俄语等多语种版权。英文版的合作者是全球知名的科技出版商斯普林格·自然集团。浙大社还将持续出版一系列权威的良渚考古书籍和普及型大众读物。

“申遗最终目的是守住五千多年中华文明的根和魂。”杭州良渚遗址管理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张俊杰表示,“我们有信心把这一厚重的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好、管理好、传承好,把良渚好好交予下一代。”

温馨提示:收藏最新动态随时看,请关注金投网APP

相关推荐

首例可移动3D打印复制洞窟在浙江大学落成
近日,由浙江大学与云冈石窟研究院合作的首例可移动3D打印复制洞窟在浙江大学落成,并于6月12日起向校内师生开放。
刘野画作《让我留在黑暗里》亮相苏富比 3800万港元创其个人作品的第二高价
7月9日晚,香港蘇富比春拍“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举槌。刘野创作于2008年的《让我留在黑暗里》亮相此次拍卖会,估价2500-3500万港币。
朱德群《自然颂》亮相香港苏富比春拍 刷新其个人作品拍卖纪录
7月8日晚,香港苏富比春拍“现代艺术晚间拍卖”开拍。恰值朱德群诞辰一百周年,本场拍卖中也推出了朱德群毕生唯一五连屏《自然颂》,估价1亿港元。
墨滴星河:林国成作品展 探讨人与天、人与宇宙的关系
7月7日,广东美术馆当代艺术研究中当代水墨序列的展览项目“墨滴星河:林国成作品展”在广东美术馆拉开帷幕。近四十幅作品成仙了艺术家对中国古典文化的思索,探讨人对天的观察,人与天、人与宇宙的关系。
德国哈根奥斯特豪斯美术馆推出大型个展——“钟飙-显形Ⅱ”
6月26日,在德国哈根奥斯特豪斯美术馆举办的大型个展《钟飙-显形Ⅱ》对外开放。此次展览呈现来自中国四川美术学院的艺术家钟飙针对今年春季爆发的世界新冠病毒疫情而创作的最新作品。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第三方投稿,投稿人在金投网发表的所有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版权归属于原作者,如无意侵犯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金投网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不存在盈利性目的,此文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不承担任何责任。未经证实的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任何投资和交易根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侵权及不实信息举报邮箱至:tousu@cngold.org。

收藏频道CANG.CNGOLD.ORG

下载金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