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投网

写意精神已被当作中国精神在美术领域的另一种表述

“写意”或许是2015年度美术界最热的一个词语,不仅中国画各种类型的展览创作常被冠以“写意”的字词,而且油画、水彩、版画、雕塑等也常以“写意精神”作为展创研讨的中心话题。

“写意”或许是2015年度美术界最热的一个词语,不仅中国画各种类型的展览创作常被冠以“写意”的字词,而且油画、水彩、版画、雕塑等也常以“写意精神”作为展创研讨的中心话题。写意概念的重彰,无疑是相对于当下工笔写实的繁盛而言的,但从更广泛的概念来说,写意精神已被当作中国精神在美术领域的另一种表述,此“写意”绝非完全或仅仅是中国传统绘画“气韵生动”、“骨法用笔”的审美范畴,而是在本土美术的现代性与移植美术的本土化进程中如何获得民族文化的深层回归与横向跨越。

对现代性转型之后中国画写意精神的追寻

从年初的“中国画学会展”到年末的“写意中国·2015中国国家画院年度展”,这两个几乎是由当代中国画坛名家耆宿为参展画家的大型展览,让我们看到了当代中国画艺术的创作高度。相对于五年一届的全国美展,这两个展览不是呈现画坛新锐新作,而是展示那些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逐渐为我们所熟悉的名师大家在近些年进行了怎样更深入的学术积淀,尤其是他们在业已形成自己的创作风貌与艺术符号后又怎样进行艺术水准与艺术境界的提升。从展览梳理的当代中国画多维探索路向上,人们既感受到那些来自现实生活的笔墨依然是最富生命的艺术创造,又体味到传承中国画学精神的本身就是一个艰难的当下学术课题。笔墨加造型的人物画在他们的笔下已更加老到、更加富于个性;现代性精神的探求则使许多人物画并不满足于生活样态的描写,而注重在象征与寓意上如何使那些人物形象获得更加丰厚的意涵。工笔人物画无疑是最具有新异视觉创造力的当代中国画,那些看似实写的形象其实都进行了深度平面性与意写性的转换,工笔画表现力的不断丰富与增强显现了其持续向前突进的态势。

显然,中国画在当下获得的现代性已远远离开了中国画原生的写意性特征,这便构成了中国画的现代性与传统性在精神诉求和视觉文化上的差异,这也是人们为何在当下不断追问写意精神的重要缘由。而秋冬之际分别在北京和杭州展陈的“为中国画·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教学与创作展”和“天地绘心·中国画学国美之路”,试图从这两所中国最富有代表性的高等美术学府如何建立现代中国画教育体系的角度对当代中国画学根脉的呈现,或许也相当深刻地揭示了当代中国画发展是“以西辅中”还是“中西调和”这两种不尽相同的中国画学路线。“写生”与“临摹”孰轻孰重,这个老话题依然是探讨中国画写意精神不能规避的问题。本年,以“写生的传统与当下意义·中国美术太行论坛”为代表的各种研讨会,对当代中国画创作现象与症结的剖析,让人们越来越集中于中国画学的写意传统如何在当代进行反刍与增进的探讨。毕竟,人们当下普遍存在的对中国画学写意精神问题的焦虑,也是站在中西文化已深度交互作用的现实上对中国精神与写意文化的呼唤。

本土化的深化所面临的当代性创造课题

这样一种民族文化情怀,在引进而来的油画、版画、水彩和雕塑等门类中获得了更多的学术回应。“江南如画·中国油画作品展”、“历史的温度·中央美院与中国具象油画展”、“文脉传薪·中国写意油画学派名家研究展”,乃至“2015综合材料绘画展”等,既是对油画(包括其他西画)自20世纪引进以来中国几代油画家不断探索东方特征历史轨迹的追寻,也是从当代这个历史的横截面上对油画与中国画形成的某种精神脉息进行学理性的寻绎与同构。“写意油画”无疑是个十分恢弘的跨文化命题,油彩光色在此不仅要能体现西方写实绘画的本质特征与历史文脉,而且要能够呈现东方人物我为一的哲学诗思与审美观照。但这种嫁接也同样会产生像生物学那样的文化排异现象,意写的主观性与书法化或许会本能地抵牾建立在实证与再现哲学基础上的西画形色本质。毫无疑问,写意油画是中国油画本土化一种最鲜明的标识,这也是20世纪以来中国几代油画家进行中西美术嫁接的文化理想,而这些展览于本年的集中展示,既是此种文化理想的历史呈现,也是油画本土化的深化阶段必然会进一步质询的当代性创造问题。而年末,“靳尚谊油画语言研究展”或许是对这个本土的现代性课题的最好解答。展览较全面地展示了靳尚谊“衰年变法”的思想观念与求索路向,尤其是展陈的他一直坚持到晚年的油画临摹,让人们体味出他如何借中国画学的“传移模写”之法来研习欧洲油画大师的传统。作为上世纪80年代中国新古典主义油画学派的旗手,靳尚谊在他的晚年却进行了古典写实之中的平面化探索,这或许是他在努力解决中国油画更精微地体现欧洲油画的空间与造型的精髓后,再度从现代主义平面化的理念回归东方艺术的深入进发。

相比于油画写意性的厚重口味,水彩似乎本能地与中国文化有种亲和性。本年有关水彩画的发展依然保持着近些年的火爆势头。“首届全国水粉画大展”、“百年华彩·中国水彩艺术研究展”和“深圳国际水彩画双年展”等,都是这一画种的大戏。“中国水彩艺术研究展”系统地梳理了百年来中国水彩艺术的演变历程,并以作品、图片和文献等时代“场域”的模拟,全息地展示了水彩画在20世纪各个不同时期汇聚而成的审美文化特征。从这百年华彩的演进中不难看出,水彩画如此深入地植根于民族文化的温厚土壤并深刻地呈现了中国现实社会的人文风貌。而“首届全国水粉画大展”的策划举办,则让我们开始聚焦这个既熟悉又陌生、既古老又年轻的画种。其水溶性的轻快透明和粉色的厚重浑朴,也让当代美术家激发出许多意想不到的创造空间。“2015深圳国际水彩画双年展”呈现了依然处于现当代性探索状态的欧美水彩画,而包括主办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在引进此种绘画进行文化与时代跨越时更显现出无穷的创造生机。展览中的许多画作已较少呈现传统意义上的水彩美学,而是力图用水性色彩媒介来寻绎一种精神图像的表达。在此,水彩技艺的高低可能不是绝对重要的,重要的是能够创造怎样的从未被发现或被运用的精神图式。

和水彩画重新起航所获得的艺术创造活力相似,连环画从小人书到架上连环画的华丽转身,其实正是从“架上”的创作观赏性来重新探寻连环画艺术生存空间的重要尝试。架上连环画试图在浓缩的文本里,以有限的幅面来展开一则故事的起承转合。此种探寻,既保留了此画种原来特有的文学叙事性,也在有限的幅面内最大限度地激活了绘画艺术的创造潜质。显然,架上连环画概念的提出,是在连环画逐渐淡出人们日常阅读的视野后,在文学性与绘画性、叙事性与审美性之间寻找到的一种新的切入点。本年以抗战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为叙事题材而举办的“第三届架上连环画巡展”,之所以能够获得如此多的学术突破和大众点赞,在很大程度上便得益于这种历史叙述对于现实的回应,以及这种新的切入点对此种绘画活性创造物的激发。

1 2 下一页 末页 共2页

相关推荐

清末“海派”工笔人物画如何投资?
清末“海派”工笔人物画,除了已成天价的任伯年以外,还有几位名家,因其高超的艺术水准,吸引着诸多藏家的注意:一位是任熊,一位是钱慧安,还有一位是“清末三绝”的潘振镛。
中国工笔人物画三要素
中国工笔人物画是中国画中历史最悠久的画体,在其漫长的发展与完善过程中,形成了一整套独特的技法体系。现代工笔画家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探索创新,在其中多个技法要素中深耕完善,丰富了工笔人物画的表现形式和绘画语言。
诚一斋当代名家条屏展在京举行
近日,诚一斋当代名家条屏展暨西山雅集在北京市海淀区诚一斋美术馆举行,共展出郭怡孮、张复兴、程振国、赵建成、唐勇力、马国强、苗再新、满维起、范扬、史国良、赵跃鹏、方向、徐光聚、赵少俨14位画家的优秀作品。
大咖云集《诚一斋当代名家条屏展暨西山雅集》
大咖云集《诚一斋当代名家条屏展暨西山雅集》
6月15日下午4时,《诚一斋当代名家条屏展暨西山雅集》在北京市海淀区杏石口路中间建筑诚一斋美术馆隆重举行。
“唯美表达:宋彦军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
“唯美表达:宋彦军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
5月29日,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文化传承丹青力量——中国艺术研究院中青年艺术家系列展”之“唯美表达:宋彦军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6号厅展出。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第三方投稿,投稿人在金投网发表的所有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版权归属于原作者,如无意侵犯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金投网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不存在盈利性目的,此文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不承担任何责任。未经证实的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任何投资和交易根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侵权及不实信息举报邮箱至:tousu@cngold.org。

收藏频道CANG.CNGOLD.ORG

下载金投网